參考消息網7月6日報道 英國《金融時報》網站4日稱,在陝西省南部的紫陽縣蒿坪鎮,人們牙黃已經成為遠近皆知的事實,以至於有了專門的稱呼——“蒿坪牙”。這不僅僅是外表的尷尬,嚴重的牙齒會斷裂、脫落。在科學上,這被稱為“氟斑牙”,背後是燃煤污染型氟中毒。
  報道援引清華大學教授楊旭東的話說:“農村的PM2.5污染很厲害。以前我們認為城市空氣不好,現在其實是農村更不好。”他說,包括煤炭燃燒在內的農村能源使用方式,產生的空氣污染也會影響城市空氣質量。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片:2005年8月9日, 興寧市黃槐鎮公路兩旁百十來座土煉鐵作坊排放的煙塵導致這個地區空氣污濁(2005年8月9日攝)。 採煤業是廣東梅州興寧市黃槐鎮的主要經濟支柱。 新華社記者攝
  蒿坪產煤,帶動了當地的經濟發展,但當地的煤含氟量高。燃煤釋放的氟等有害物污染了室內空氣和食品,使生活在這一環境的人群發生慢性蓄積性中毒,病癥就是氟斑牙和氟骨症。
  報道稱,相對於氟斑牙的尷尬,氟骨病對人們生活的實際影響更大。鎮上東關村的村民楊元勤說:“我們這裡很多人從四五十歲就開始腿疼。”很多當地人知道“蒿坪人骨頭脆”。有些嚴重的患者已經出現了腿的變形。
  報道稱,2004年,政府開始推廣防氟爐竈,替代當地人祖輩使用的地爐子。然而蒿坪鎮的一些家庭根本沒有購買政府補貼的這種爐子,即便有,很多也是閑置著。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2014年7月3日,北京再度迎來霧霾天。一位女士戴著口罩在天壇公園游玩。新華社記者 李文攝
  陝西省地方病防治所高級工程師李躍說:“除了因為人們的生活習慣很難改變,還有一個原因,當地的石煤的含硫量高,很容易損壞鑄鐵的爐子和煙道,而人們往往不願意再花更多的錢維修和更新。”
  一位運煤的司機告訴記者,石煤雖然是低質量的煤,但銷量並不發愁。很多煤炭商人把它摻在好煤里賣,以降低成本。
  在東關村,一些年輕村民和到大城市打工回來的村民家庭已經部分或全部的改用電取暖和做飯,電飯鍋和電磁爐已經非常普遍。就算仍用煤的,也不像老年人那樣抗拒使用新的防氟爐竈,因為它更乾凈。
  但是,報道稱,大量的農村居民在長時間內還是離不開燃煤。清華大學楊旭東教授說,10年前中國每年的農村用煤只有3000萬噸,但現在已經達到每年1.9億噸原煤。
  加州伯克利大學科克·史密斯多年研究中國燃煤與健康問題。他提出,在中國,最簡陋的煤爐從成吉思汗時代就沒有改進過。現在有技術、知識和資金,到了應該解決這些問題的時候了。
  【延伸閱讀】
  英國《衛報》:中國為土壤污染付出高昂代價
  2014-07-02 07:56:00
  參考消息網7月2日報道 英國《衛報》網站6月30日發表題為《中國隱瞞的土壤污染問題給人類帶來的代價》的文章,作者為何光偉。文章內容如下:
  張俊威(化名)的叔叔2012年2月去世,年僅50歲。去世前,癌症折磨了他三年之久,醫生將他的直腸和膀胱都切除了。
  張俊威的叔叔生前住在中國江蘇省的分水村。這個村莊位於中國第三大淡水湖太湖旁,村內水網密佈,居住著大約7000居民。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隨著中國工業的快速發展,一條新修的碎石路將曾經寂靜的分水村與正在中國各地修建的大型公路網連了起來。湖畔,一座座廠房拔地而起,進工廠上班掙得的工資令分水村迅速繁榮起來,村裡傳統的白牆黑瓦平房逐漸被兩層甚至三層樓房取代。
  張俊威認為,奪走叔叔性命的癌症是土壤污染引發的。土壤污染這個話題在中國過於敏感,張俊威不敢公開談論。張俊威今年剛40歲,與叔叔一樣,一直生活在江蘇。他居住在分水村附近的周鐵鎮。
  周鐵鎮和分水村均屬宜興市。當地很多農民已不再吃自己種的農產品。他們知道,菜地已被鎘、鉛和汞等對人體健康有害的重金屬污染。
  在中國,土壤污染相對來說不太受公眾關註。雖然土壤污染對健康的威脅與受到較廣泛報道的空氣污染和水污染一樣嚴重,但關於土壤污染的數據被嚴格保密。2013年2月,環保部承認,中國存在“癌症村”,並公佈了一份名單。一些研究社會問題的專家估計,中國有450個癌症村。
  2006年底,宜興境內已有1188家化工廠。截至2013年10月,在經過6年多的“整頓”後,有583家關門、合併或轉型。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片:中國某地被重金屬污染後的土地,被雨水侵泡後出現各種顏色(2013年5月28日攝,拼版圖片)。新華社記者 陸波岸 攝
  然而,這些工廠以前排放的廢水或廢物中所含的污染物已經進入土壤,這些有毒廢物仍在威脅當地甚至更大範圍內民眾的健康。
  張俊威和其他村民都很清楚,他們這個地區的癌症發病率在上升,他們懷疑,污染是罪魁禍首。
  2013年4月的一份未完全公開的報告稱,2004年以來,無錫、蘇州、常州地區的重金屬污染範圍在逐步擴大,有連點成面趨勢。
  持續監測表明,污染在不斷惡化。研究人員稱,某地原來只有工業區周圍相對獨立的區域土壤鎘含量超過每千克0.4毫克。然而到2012年,附近大片農田的污染已達到相同程度,該地區生產的水稻和小麥已被污染。
  中國正在為30年來的快速經濟增長付出高昂代價,而且中國日益嚴峻的土壤污染問題給其糧食帶來了風險。官方估算,中國每年生產遭重金屬污染的糧食達1200萬噸,經濟損失超過200億元人民幣。
  中國目前共有耕地1.35億公頃,但隨著城市化的推進和污染日趨嚴重,優質耕地數量不斷減少。近期發佈的數據顯示,政府認為遭到中重度污染的耕地超過300萬公頃,其中重金屬污染土地有多少尚不清楚。然而,早在2011年,有專家就曾表示,中國10%的耕地已被鉛、鋅和其他重金屬污染。
  公眾越來越擔心環境污染造成的影響。這開始迫使政府轉變態度。然而,最高層的轉變可能需要一段時間才會影響到下級政府。
  環保部自然生態保護司司長莊國泰說,清除土壤污染是一個艱巨而漫長的過程,所需投資巨大。他解釋道,有時候,環保部在土壤樣本中檢測出的污染物可追溯至幾十年前,如20世紀80年代已禁用的一種農藥殘留。
  莊國泰承諾,一項應對土壤污染問題的行動計劃將結合中央政府、地方政府與企業的力量,通過市場機制推動土壤修複,即通過激勵機制來鼓勵公眾參與。有關部門也已承諾制定一項關於土壤污染的新法。然而,土壤修複耗資巨大、情況複雜。污染噩夢給鄉村帶來苦難,讓很多人年紀輕輕便失去生命,造成減產,使中國很多國產食物成為毒物。然而,要走出這場噩夢絕非易事。
  【延伸閱讀】
  紐約時報:中國稀土開采嚴重污染環境
  2013-10-24 08:19:47
  
  天津一家稀土冶煉企業的工人正在檢查冶煉爐生產情況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參考消息網10月24日報道 外媒稱,在中國北部靠近中蒙邊境的地方,20年來冶煉稀土所造成的污染物一直在地下慢慢地向黃河滲透,而黃河是供養數億人口的重要水源。
  據美國《紐約時報》網站10月22日報道,在中國南部的江西省,在發現大規模非法露天開采稀土之後,國家已經把稀土開采區的控制權從省級官員那裡收回。在廣東省,監管機構正在努力修複遭到強酸和露天稀土礦遺留的其他物質破壞的稻田和河流。
  不少地區都面臨著20年來不受監管的稀土開采和冶煉所積累的環境破壞。就在中國政府開始投入巨資進行清理時,環境影響正成為一個國際貿易問題,因為世界貿易組織一個委員會於23日發佈一份重要的報告草案。
  報道稱,作為世界主要的稀土生產國,中國在7年前開始對出口的稀土徵稅並設置出口限額。隨後幾年,中國逐步提高稅率,調低出口限額,慢慢地收緊了對海外製造商的稀土供給。
  中國說設置出口限制是必要的,是為了保護環境。美國、歐盟和日本則在世貿組織對中國所征收的稅和設置的配額提出挑戰。它們指出中國並沒有對國內的稀土消費有多少限制。
  在2012年6月發表的一份白皮書中,中國政府詳細描述了稀土行業所造成的環境破壞。它可能強化了中國的理由,即稀土行業是一種污染行業,所以出口限制是有道理的。
  白皮書說,一些地方過度開采稀土,造成山體滑坡、河道堵塞以及突發性環境污染事件,甚至造成重大災難,給公眾的生命健康和生態環境帶來重大損失。
  就在有報道說癌症和其他健康問題高發與無數的稀土冶煉廠有關之後,內蒙古包頭市和黃河之間的村民已被疏散安置到其他地方的高樓。中國媒體報道說,那裡的山羊和其他牲畜死亡率很高,嬰兒嚴重畸形,可能是稀土行業產生的放射性污染引起的。這裡降水極少,所以這些廢物被衝進河流的幾率很小。
  據報道,在得到北京的命令後,國有企業已拆除包頭的冶煉廠,併在白雲鄂博的巨大採礦區重建。採礦區位於一片近乎無人居住的地區(除了採礦工人外),距離包頭市和黃河有3個小時車程。據北京的行業官員稱,重建的冶煉廠已經擁有大量的污水處理設施。
  【延伸閱讀】
  美媒:中國政府治理空氣污染動真格
  2014-02-04 10:33:00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2月2日,杭州錢塘江邊的高樓被霧霾籠罩。當天,浙江省杭州市空氣質量達到了嚴重污染的程度。新華社記者王定昶攝
  參考消息網2月4日報道 美國媒體關註到,中國政府要求公開環境污染數據表明瞭解決環境問題的新決心,因為環境問題已日益成為各方的焦點。
  美國《華盛頓郵報》網站2月3日刊登題為《在中國治理空氣污染的鬥爭中,政府公佈數據的決定帶來新希望》的署名文章,作者為該報北京分社社長杜思明。
  文章說,當環保組織去年呼籲政府公佈有關空氣污染的官方數據時,他們並沒有抱太大的希望。註冊於北京的公眾環境研究中心主任馬軍說:“遠遠超出了我們的預期,政府真的答應了。我覺得相當吃驚。”
  中央政府要求1.5萬家工廠,包括頗具影響力的國有企業,自1月1日起實時公佈它們的氣體排放和污水排放詳細情況,這種前所未有的信息公開將讓人們瞭解到底中國毀滅性的環境問題是誰、在什麼時間,以及在什麼地方製造的。
  文章認為,這種報告制度代表著中國政府驚人的態度轉變。政府還要求公佈霧霾最嚴重的城市的信息,並試圖限制煤炭的使用。糟糕的空氣導致了給農業帶來極大損失的酸雨,嚇跑了游客,甚至讓這裡一些最聰明的學生選擇出國留學。同樣重要的是,北京糟糕的空氣一直讓共產黨領導人覺得沒面子。
  即使在最好的情況下,讓糟糕的空氣變得清潔可能也需要多年的時間。中國經濟依賴煤炭,而且還有許多強大的利益集團牽涉其中,但是環保活動家說,新舉措至少代表了轉變的開始。
  華盛頓自然資源保護委員會的琳達·格裡爾說,對工廠提出的信息公開要求是中國解決污染問題採取的“最重大舉動”,而且也是最可能帶來成效的舉動。格裡爾通過電話還說:“從公共信息公開的角度來說,這讓他們從全球的落後分子變成了先進。在出現空氣污染的日子里,研究實時數據無疑將強化監管者的手段。”
  2012年,中國政府要求各城市公佈各自的PM2.5污染水平,如今有190個城市發佈實時數據,而環境保護部已經開始給問題最嚴重的城市排名。這種排名是非常有用的。
  環保部的排名錶明,2013年中國污染最嚴重的10個城市中的7個在河北,這裡緊挨著首都,而且是中國鋼鐵工業的中心,也是一個主要的玻璃、焦炭和水泥生產基地。
  去年9月,中國政府公佈了一項投資總額近2800億美元的空氣質量改善計劃,其中包括限制煤炭的使用、禁止高污染車輛。根據這項計劃,京津冀地區到2017年將把PM2.5的濃度降低25%。
  格裡爾說,在美國,1986年實行的《有毒物質排放清單》制度是環境保護署最成功的計劃之一。她說,中國的實時公開計劃比美國環境保護署採取的任何行動都更意義重大。
  美國《科學美國人》月刊網站2月2日報道稱,現在是中國的春節。中國過去5年內修建的高鐵網絡覆蓋大量城市,但大部分中國人並不選擇這種交通方式返鄉,因為花費過於昂貴。票價較低廉但速度較慢、車內環境比較髒的客運列車更受歡迎,但並不四通八達。
  除此之外,大量旅客乘長途汽車回家,春節假期結束後再乘長途汽車回城。長途汽車使擁堵不堪的道路更加擁堵。然而,造成道路更擁堵的不只是長途汽車。與財富增長伴隨而來的是人們對於私家車的愈加青睞。中國的私家車保有量已達8500萬輛,本世紀初僅有1500萬輛。
  報道指出,這對於空氣質量而言是不利消息。正如一位城市環保部門官員最近對我說的那樣,不論下多大力氣控制工業污染排放,令人感到窒息的霧霾還是會繼續存在,因為汽車數量在不斷攀升。
  如果中國人均汽車保有量最終接近美國的水平,那麼中國道路上的機動車總量將超過10億輛。到那時,霧霾可能會遮天蔽日。
  【延伸閱讀】
  澳媒:土壤污染威脅糧食安全治理刻不容緩
  2014-05-27 15:33:00
  中新網5月27日電 中國國土資源部日前發佈《土地整治藍皮書》指出,中國耕地受到中、重度污染的面積約5000萬畝,土地面臨著嚴重污染和退化。對此,《澳門日報》27日發表文章稱,土壤污染問題不僅嚴重危脅廣大民眾“舌尖上的安全”,而且危及國家糧食安全,治理刻不容緩。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片:糧食收穫
  文章摘編如下:
  土壤一旦被污染就很難逆轉
  “如果把國人就地拍扁,我們的身體就是一張化學元素周期表。”這是網上流傳一個段子,說法儘管誇張,但也折射出了我國生存環境和飲食安全面臨的嚴峻現實。可以說,土壤重金屬污染成了當今最主要的環境問題。
  與水體和大氣污染相比,土壤污染具有隱蔽性、滯後性和難可逆性,被稱作“看不見的污染”。專家指出,重金屬難降解、易積累、毒性大,對作物的生長、產量和品質都有影響,尤其是它被作物吸收進入食物鏈,危害人體健康。
  土壤污染敲響糧食安全警鐘
  “以百分之七的耕地養活了占世界百分之二十二的人口”,是我國農業發展的驕傲,但隨著我國經濟、社會和人口的高速發展,這一輝煌漸遠去。在我國糧食生產實現了“十連增”、糧食產量超過六億噸的今天,我國的糧食自給率卻在下降。當前,土壤污染問題進一步敲響了國家糧食安全的警鐘。
  土壤污染正成為我國食品安全和糧食安全的重大隱憂。專家認為,我國土壤污染的根源在缺乏能有力保護環境的法規制度,以及在實踐中以不計環境代價的方式追求GDP增長。
  環保部南京環境科學研究所土壤污染防治研究中心主任林玉瑣指出,土壤污染雖然範圍廣、影響大、危害重,但相對而言,公眾和決策層的重視程度依然不夠,相關的科研投入、政策、法規和管理工作也明顯滯後。他說,我國制訂了防治大氣污染、水污染、海洋污染的法律,防治土壤污染的法律卻過於分散、零星。特別是一些土壤保護和管理的地方性法規還沒有制訂,對土壤污染的控制與治理還缺乏系統的政策框架。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片:糧食收穫
  治理土壤污染刻不容緩
  “但存方寸地,留與子孫耕。”保護耕地是我國的基本國策之一,作為一個傳統農業大國,土地不但是“三農”之本,更是社稷之本。可喜的是,當前國家正在或將要採取一系列措施加強土壤環境保護和污染治理。據悉,全國土壤污染治理試點示範已經啟動,土壤污染治理修複技術體系將逐步建立。同時一些地方也在積極探索,比如湖南株洲市關停和搬遷了一大批污染企業,並建起一整套線上監控預警系統,即時監控污染源;江西實施農藥減量行動,東部沿海的一些地方探索種植具有土壤修複功效、生長速度快、經濟價值高的苗木,以逐漸降低土壤重金屬含量。
  土壤污染的危害觸目驚心,今後應做到“控制增量、消化存量、標本兼治”,防止土壤污染進一步加劇擴散。同時應建立修複和再開發資金長效機制,明確以“誰污染、誰治理”為核心的責任體系,實現“污染者付費”。此外,還要健全完善治理土壤污染的法律法規,增加對土地污染者和不作為官員的震懾力。
  土壤污染問題不僅嚴重危脅廣大民眾“舌尖上的安全”,而且危及國家糧食安全,治理刻不容緩。
  【延伸閱讀】
  BBC:中國每年因空氣污染損失上千億美元
  2014-03-27 14:17:34
  參考消息網3月27日報道 外媒說,一份報告稱,空氣污染導致的過早死亡和健康問題每年給中國造成3000億美元的損失。
  據英國廣播公司網站3月26日報道,中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和世界銀行25日在北京聯合發佈的最新報告呼籲中國採取新的城鎮化模式。這份名為《中國:推進高效、包容、可持續的城鎮化》的報告針對土地管理制度、戶籍制度、城市融資、城市規劃和設計、環境、地方政府治理六大領域提出了建議。
  報告認為,環境壓力同樣可以通過市場化手段來化解。應更多採用市場化的工具,如碳、空氣和水污染以及能源使用的稅收和交易制度,實現環保目標。
  報告指出:“隨著中國準備迎來下一波城鎮化浪潮,解決環境和資源限制問題將變得越來越迫切,因為中國的大部分污染都集中在城市。”
  報告建議,中國城鎮化建設需要以市場為基礎配置土地、勞動力和資本。這包括讓農民能更多獲利的更有效的土地管理,調整戶籍制度,讓農民工能夠平等享有基本的公共服務。
  報告說,中國空氣污染帶來的高死亡率和其他健康問題估計每年造成1000億到3000億美元的損失。
  中國前衛生部長陳竺去年12月在醫學雜誌《柳葉刀》上撰文時援引研究數字稱,空氣污染每年在中國導致多達50萬人過早死亡。
  報道稱,過去30年裡,中國發展迅速的城鎮化成為經濟增長的主要推動力,使中國避免了大規模貧窮和失業等社會疾病。但是高速城鎮化的弊端日益顯現,這包括貧富差距、環境惡化以及自然資源的迅速耗竭。
  中國國家環保局3月公佈的一份研究報告顯示,在2013年受調查的74個中國城市裡只有三個完全符合國家空氣清潔標準。
  環保局指出,高速城鎮化帶來的新住房和新道路的興建以及更多汽車尾氣的排放,加之風速緩慢因素,都加劇了去年中國北方城市的霧霾。
  另據世界衛生組織估計,2012年全世界有700萬人死於與空氣污染有關的疾病,其中將近600萬人來自東南亞。
  世衛組織研究發現,空氣污染與心臟病、呼吸道疾病和癌症有直接聯繫。
  世衛組織說,空氣污染已經成為人類健康面臨的最大的單一環境威脅。  (原標題:英報:劣質燃煤使中國一些農村出現“氟中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c00ccznmi 的頭像
cc00ccznmi

別了家駒

cc00cczn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